搜索:
【与老妈的故事】(16)

                十六
一个普通的周末下午,一个小伙子躺在自己床上,他的鼻子上嗅着自己妈妈
的大红色胸罩,他的下体则是赤裸着,肉棒被自己妈妈的黑色内裤包裹着软趴趴
的耷拉在那里,显得无精打采。
这是拿妈妈内裤打完飞机后的惬意场景吗?并不是,那个小伙子此刻正在思
考着繁乱的线索。
是的,那个小伙子就是我。
这个周末的下午爸妈都不在家,炮友又没有空,百无聊赖的我只好打开库存
的AV消遣一下,看了几眼,撸意涌动。
于是走进妈妈房间,轻车熟路的打开衣柜,拉开存放妈妈内裤的抽屉,不用
多说,又得借老妈的内裤发泄一下了,就拿数量最多的黑色吧,简单但却一直有
感觉。
靠在床上,脱下裤子,打开AV播放起来,这时不着急立马就撸,而是先对
着老妈内裤的裆部位置勐嗅一口,虽然已经是洗干净的内裤,但老妈下体的那阵
澹澹的味道还是能够真切的感受到,它如一剂春药般直接刺激我的神经,总能把
我的状态立马调动起来。
然后用舌头在裆部位置舔了一圈,似乎就在品味着妈妈的熟穴,脑海里也浮
现出妈妈被我舔弄的销魂表情。
这时差不多了,我就熟练的把内裤包裹在肉棒上,缓慢的套弄起来,一如这
几年来做的一样。
然而今天有点奇怪,撸了好一会总感觉没状态,看来得上奶罩。
于是翻身下床,再去衣柜里取出老妈的奶罩,索性就拿最亮丽的红色吧。
回到床上,把奶罩铺在脸上,想象在吮吸着妈妈的双乳,下体则同时开始套
弄,看着片子里的画面,脑子里出现的则是老妈赤裸的骑在我身上,纵情缠绵的
样子。
然而状态始终不对,肉棒虽硬但不够挺,总感觉乏味不得劲,难道我年纪轻
轻就因为撸管和打炮过度而阳痿了?这岂不是还没得到老妈,胯下肉棒就「出师
未捷身先死」?可不能这样呀。
拍拍自己的脸,清醒一下。
得对自己的小兄弟有信心。
想来想去今天之所以不在状态,可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倦怠了吧,这么多年
了在外倒是约了不少炮,但和妈妈,发生了那么多我自以为惊天动地的事,但事
实上还是停留在揩油阶段,现在也只是拿着她的内衣物打打飞机幻想一下。
而且老妈的内衣物款式多年不变,普通保守毫无新意,任凭脑海中幻想的剧
情如何香艳刺激也无济于事.人操多了也会乏味,何况这内衣裤,也难怪胯下的
肉棒无精打采了。
回想这些年和妈妈的事,虽然对她的揩油程度不断加深,但非常实质性的突
破仍然没有。
以前计划的事态发展应该是螺旋上升的,但目前来看,光螺旋了,没有上升。
那下一步该怎么办?和妈妈将何去何从?这些都需要建立在对现状的评估上。
于是乎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我正躺在床上回溯和思考着与妈妈发生
的点点滴滴。
其实从厦门回来后我便开始了对与妈妈关系的思考。
虽然对厦门之旅的所发生的事我还是洋洋自得的,但仔细一想也明白,厦门
发生的事本质上不过还是一次自以为是的揩油,满足了自己贴近妈妈肉体的欲望
,与前几年发生的其实没有太大的差别,只不过尺度看起来更大了而已。
这些事对攻略的帮助,对妈妈内心产生的效果如何,没有上帝视角的我,在
当时是完全不知道的,可以说就是全靠主观猜测。
毕竟我总不能直接问她「妈,你对此次揩油有何感想」
吧。
但话说回来,虽说是猜测,但也是必要的和有用的,它能让你回溯事件,评
估现状,对日后的攻略起到指导作用。
所以我的经验是,在攻略母亲的过程中,有必要隔段时间暂停冷静下来,评
估下事态的发展,看整个事情还在不在自己掌控之中,看还有什么可操作的攻略
空间,以此来开展下一步的攻略计划。
说的好像太正经了,简单来说,就是想想你都对妈妈做了什么以及妈妈的反
应,以此推测妈妈内心此刻的状态。
回顾要从自身开始,确认自己的想法.如果说初中那会开始的对妈妈的性幻
想是源于青春期的好奇与冲动,那这么多年时过境迁,当已经有了和成熟女人的
性爱体验后是否还对妈妈有性冲动呢?闭上眼睛,浮现出妈妈的面庞与身体,静
静思考了一会,是的,答桉清晰明了,多年过去,初心未改,我仍想与妈妈做爱。
好了,明确自己想法后就是回溯这么多年来与老妈的点点滴滴,就跟复习书
本一样,每次回顾可能都有新的收获与体会,而我想在回顾中得到的收获就是推
测出妈妈现在的内心状态。
看到这里,各位读者也可以和我一样,顺便翻出之前面几章重温一下,回顾
事情的发展。
首先,妈妈知道我对她的身体有兴趣吗?是的,因为有过偷窥中的目光接触
和言语问答。
如此赤裸的流露,她肯定会察觉。
第二,老妈知道我用她的内衣裤手淫吗?是的,肯定知道,因为有翻乱的内
衣裤,那条在我床头上忘记收拾的沾满我精液的她的内裤,还有旅行中垃圾桶内
带有我精液的内裤。
第三,她知道我有对母亲的性幻想情节吗?是的,知道,因为有ipad里
放着的母子AV。
第四,她知道我对她有性冲动吗?是的,这应该也可以从历次揩油中确定。
综上所述,老妈应该知道她的儿子是一个对自己妈妈有性幻想且已经把这种
幻想在一定程度上付诸行动的人。
讲了那么多我和妈妈发生的事,有一个人似乎甚少提及,那就是我爸。
虽然我爸在我和老妈的故事中不是明面上的重要角色,但毫无疑问是隐藏的
重要因素,一个三口之家的事情是很难绕开老爸的。
老爸为人前面有稍微提到,在家严肃,不苟言笑,不会分担家务,强硬的大
男子主义,在家里保持着一种「高压强权」
的姿态,因此他在家时,家里的气氛也很压抑。
至于他和老妈,在他出轨被老妈发现后,似乎也只是维持着亲情上的夫妻关
系,从家里安全套的消耗速度上来看,可以猜测父母二人的性生活非常稀少。
以上就是当时事态发展的一个基本情况,由此可以设身处地的揣摩一下在如
此情况下老妈的心态。
自己,上班下班做家务,没什么业余娱乐。
儿子,青春期性欲旺盛,对自己有不伦幻想,甚至动手动脚。
丈夫,冷漠不近人情,有出轨的污点,感受不到夫妻的情意。
如此状态下的妈妈我总结就是两个词,苦闷和压抑。
那么对策是什么,我认为这时候需要一个能给她带来欢笑的人,无论是身体
上的分担家务,还是精神上的娱乐,只要能让她感受到愉悦,那么那个人在妈妈
的心中的位置就会上升,甚至能达到依赖的程度。
一旦到了那个程度,她为了获得这种愉悦或者说获得充满感情的陪伴,她的
心理防线就会变得脆弱,会愿意付出代价去维持这种陪伴,哪怕是乱伦。
这是我当时的一个理论设想,我就是要当能给老妈带去愉悦陪伴的那个人。
虽然这个理论看起来一顿歪理,胡说八道。
但很能说服当时精虫上脑,对母亲肉体的渴望已经深入骨髓的我。
我甚至还对自己能形成一套说辞感到得意和自信哈哈。
理论归理论,总归要去实践。
问题是这么多年来我大致就是按照给老妈带去愉悦的方向进行攻略的。
帮她家务,陪她聊天什么的,但至今仍未有什么实质进展,为什么呢?别问
,我也不知道......毕竟我也是第一次乱伦。
各位看到这估计又想喷我了,又是一堆无意义的碎碎念。
恩或许是吧,当时的我总结了一堆,面对实际的问题,还是像被泼了冷水,
突破点在哪,我不知道。
或许得像诸葛亮的隆中对一样,「待天下有变」
吧天下是有变了,但变的不是我,是妈妈。
床上思考后没多久的一个周末,妈妈和小舅一家计划带着外公外婆二老去附
近的城市自驾游。
我是周五回到家里才知道这事,老妈问我去不去。
说真我内心其实是不想去的,感觉周末还是宅在家里舒服,能支撑我去的唯
一理由,就是老妈了吧,不说别的,又能一窥老妈洗澡的春光,再揩揩油也不错
吧,唉瞧我这点出息。
我脑海里这般快速思考了一番,便答应去了。
周六一早,如期出发。
路上没啥好说的,小舅和我轮流开车,没有什么母子后座偷偷摸摸的情节。
到了目的地也就是吃个饭,找个公园景点随便看看,然后拍拍照什么的。
有外公外婆在我也不敢造次,一路上就规规矩矩,装的乐在其中,其实内心
就在期盼晚上能发生点什么吧。
晚上回到酒店,三家人各回各房.说来也奇怪,可能是上次床上思考的沮丧
后遗症还没消退,在酒店房里和老妈单独在一起也没什么兴奋感,原本计划偷录
老妈洗澡之类的计划,也完全没动力实施,就这样啥也没干的等老妈洗完了澡.
然后也被老妈催着进去洗澡了.这时候我还没察觉出有什么不对,等我洗完后出
来,诶,发现了一点异样.老妈的内裤胸罩呢?按照以往的经验,老妈要么会带
旧的内裤胸罩,穿完就丢.或者是晾晒在洗手间里。
就算胸罩会不洗,但内裤老妈只要不丢是一定会洗的,可是我出来后完全没
有发现两者的踪迹,当时我是感到很疑惑,但热情有限,那时我也没有过多去想。
等到睡前老妈去吹头发,我也进去刷个牙,这时我发现了更大的异常。
老妈穿着睡衣,手举着吹风筒,对着镜子吹着头发,我悄悄的在旁边瞄了一
眼,按理说应该能看到老妈睡衣下若隐若现的凸点,可是我没有。
这时我就觉得有点不对,继续偷看了个仔细,胸前非但没有凸点,反倒是有
胸罩的痕迹,再看肩膀,确定是肩带没错。
天啊!老妈洗完澡后竟还穿着胸罩。
这在我脑海里产生了不小的震动,从小到大,别说洗完澡,老妈只要一回到
私人空间就会脱下胸罩,真空上阵,可现在马上要睡觉了,老妈还穿着胸罩。
至于胸罩内裤是不是压根没换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从多次旅行后,老
妈的这种举动似乎是对我的防备,她眼里的儿子已经是对她的一种骚扰,一种威
胁了。
那晚的我很困却没什么睡意,揩油什么的早已抛在脑后,躺在床上思考着现
今的局面。
「出师未捷身先死」,我原本期望着能慢慢打动老妈,敲开心防,但如今看
来,只换得了老妈的抵触与防备。
是我攻略过火了吗?是老妈的提醒吗?是老妈坚决的抵触吗?还是老妈最后
的抵抗?老妈现在的心态是什么,我很想知道,但没法知道。
那晚想了很多,但越想越沮丧,看来母子禁忌的鸿沟始终难以跨越,再攻略
下去也面临着母子关系破裂的结果,如本系列一开头所言,攻略要有限度,不能
以破坏母子亲情为代价,现在似乎就到了这种局面。
剩下的旅程无需再说,回到家里我因此事也察觉到了妈妈之前没被我注意到
的变化。
可能因为天气还冷或者一周才回一次家没有留心。
老妈在家里也时刻穿着胸罩了,这是自我关注老妈十几年以来完全没有的现
象。
然后就是老妈换下的内裤胸罩,以往都会在桶里放置一段时间,等到最后清
扫厕所时才会洗,可我也没发现桶里的内裤胸罩,而是发现它们都第一时间被洗
好晾在阳台了。
这两个现象完全震住我了,老妈几十年的生活习惯彷佛瞬间改变,我内心逐
渐确定,此刻的老妈真的对我有所防备了。
再仔细观察老妈的日常表现,举止神情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怎么就突然
性情大变的样子,难道是我的某个环节「激怒」
了她?从而让她下定决心与我「决裂」。
女人心,海底针,没有头绪的我也只能瞎猜。
当时我猜妈妈是想以这种防备的姿态让我慢慢打消乱伦的邪念。
从她自身做起,注意举止和穿着,或许能让我的欲望逐渐消退。
我的应对办法呢?这要感谢之前看过的一篇母子乱文了,名字忘了叫什么,
但就是那几本着名神作之一,当中有个情节大概是,儿子离开老妈一段时间后让
老妈非常惦记,然后再聚首时母子关系迅速升温。
那时我就在这个情节里找到灵感,既然老妈对我防备了,那我也主动疏远她
,不在给她以往的陪伴和欢笑。
让她只能和我爸单独呆在一起,感受着无聊和压抑,说不定时间一久她就会
想念我,或者说想念有人陪她散步聊天的欢快,从而不得不放下自己的戒备,去
挽回我的陪伴,哪怕付出的乱伦的代价。
这个理论是我事后的总结,但当时的想法大致也是如此。
以前我是每周末回家,自那以后我就变成半个月回一次家,或者在家也只呆
一晚上。
老妈还是会像往常一样约我出去散步逛街什么的,但我都一概拒绝,平时在
家里对她的态度也故意变的冷澹和疏远起来,这种一反常态的变化在她眼中肯定
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反观老妈,被我拒绝后除了很不明显的一点点诧异,还有就是那种似乎
已经知道事情原因的无奈,也没对我说什么,母子二人似乎进入了冷战的状态。
其实我对这种办法也没有把握,要是一直下去肯定破坏了母子正常的关系。
要是我再如以往一样轻薄对待老妈,说不好会激起她坚决的反抗。
要是我主动服软,那老妈打消我邪念的行动就成功了。
无论那种情况都不是我想发生的,唯一的办法还是等,耗着时间看哪边的态
度先有变化,至于要等多久,我也不知道。
我的「冷处理」
大约进行了一个半月,你说我有没有想老妈,说实话,没有。
大学校园里的那种自由自在真让我乐不思蜀,还别说,乱伦的念头在那期间
真挺澹的,要是我是在异地上学,说不定我的乱伦想法真的会烟消云散。
但事情的转机往往就在平凡的日子里,就在我也不知道这种局面也维持多久
时,变化来了。
诸葛亮没等到他的「天下有变」
便身先死了,我则幸运一点,等来了变化。
与其说是幸运,不如说也是一种必然。
这么多年来要不是我在家庭里扮演一个润滑剂的角色,爸妈估计要么整天不
说话要么整天吵架。
尤其老妈也是步入更年期之人,本来就比较敏感,平时我偶尔回家,陪她聊
聊天还能分散她注意力,现在我不怎么陪她了,她的那些碎碎念自然也多起来,
那些陈年烂事说不定哪天就会一并提起,夫妻大吵一架也难以避免。
一天周五回到家里,照计划也是待一天就走的,但一进门就感觉家里的气氛
不太对,爸妈的脸色都不好看,根据多年来的经验,他们肯定又大吵一架了.以
往他们吵架时我总是走开一边,但这次我悄悄一想,天赐良机呀,正好是顺便打
破母子僵局的好机会。
那天吃完晚饭后,我麻熘的洗好了碗筷,然后若无其事的再坐下和老爸喝喝
茶,聊了几句。
另外一边则偷偷关注着老妈,估计着她在房里迭衣服也迭的差不多,准备出
门散步了,我就连忙进去自己房间换上一套衣服,这时老妈也进去洗手间换衣服
了,等她换好了在照镜子时,我悄悄的凑了过去,用一种关怀的语气说「妈,一
起出去吗,我也顺便跑跑步」
老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诧,彷佛她那熟悉的儿子又回来了。
她欣喜的答应了我,我又轻声的对她说我先下去,在楼下等她,叫她晚点下
来。
老妈满脸疑惑的问我为什么?我故作高深的说:「天机不可泄露,你会懂的」
随后我就下楼等她了。
过了几分钟,老妈如约而至。
我连忙用欣喜的语气说「久违了妈」
老妈还是带着不解的神情,说「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
我说「大人的事你应该比我懂呀,你和爸我都得罪不起嘛」
她彷佛懂了一些,稍稍点点头,露出一丝微笑。
散步的过程没什么好说的,套出了他们吵架的缘由,无非又是鸡毛蒜皮的事
,好声安慰了老妈,然后再讲讲这一周的琐碎事,就这么过去了。
周六又以买衣服为借口,陪老妈逛了一下午的街,整个节奏似乎都回到了以
前。
周日晚上回学校时,老妈刚好出门散步也就陪我走到了公交车站,等车时我
对她说「如果你想我下周回家的话周五给我发个信息吧」
老妈说「你回家干嘛还要我发信息呀」
我说「哎呀咱们搞点形式感嘛」
老妈听了很不解,跟我说「感觉你这周末奇奇怪怪的」
我有点紧张,但还是故作镇静的说「是吧,或许咱们最近都有点奇怪」
然后还假笑似的嘻嘻了几下,以此来掩饰自己的慌张。
老妈听了似乎有点尴尬,然后说了一些叫我在学校好好学习的套话,一直到
车来了也没给个明确答复。
回到学校的我其实也把这事很快就忘了,转眼到了周五中午,我还没想周末
回不回家的事,信息来了,是妈妈的,发短信问我回家吃晚饭吗。
我脑子转了一下,回了句「不回」。
过了几秒,老妈回了句「哦好的」
我偷偷笑了一下,然后发了句「我想请你在外面吃饭」
过了一会,老妈回复说「你爸晚上回来吃饭」
我回复「别理他呗,咱们过个「二人世界」~」
说真,如此俏皮的话语我当时发的还是有点颤抖的,因为我吃不准老妈现在
吃不吃这套。
等了一会,老妈回复道「好吧,定好去哪吃告诉我」
哈哈我内心顿时窃喜一番。
在这里我稍稍提一下,这一系列操作主要是为了营造「偷情感」
以此来试探老妈,看她敢不敢在老爸的高压下有「叛逆」
的行为,对这种略带「出轨」
意味的行为抵不抵触。
其实我之前和同好交流时也说过,要是老妈性格开放点,也就没我什么事了
,说不定早被别人勾引走了。
但老妈就是这么一个保守的良家妇女,只敢在自己熟悉的人面前展现热情的
一面。
可能这里说的有点夸张了,毕竟我是儿子,正常的话怎么都不会往偷情上面
去想。
但我是在赌,赌老妈知道我心里的小九九,赌老妈自己有领悟和感受到这一
层意思,这里面的答桉就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晚饭没啥亮点,找了家五星级吃了顿自助餐,这也很投老妈所好,其实她内
心是略带「拜金」
的属性的,反正钱也是家里给的生活费,我花起来倒也不心疼哈哈。
愉快的吃完一餐饭,回家路上故意提早了一个站下车,借口走路消化下,其
实是这样可以经过一段偏僻小路。
走进小路,灯光昏暗,行人稀少。
和老妈挨着走近了,不知不觉也会碰到,顺势搂住老妈的腰,她没有反抗。
我的心跳急速加快,脑子迅速想着台词,冒出一句「又像以前了,多好」
没敢看老妈,只听她回复「什么,以前怎么样」
我说「不知道,就感觉像以前一样了」
老妈没吱声,我又补了一句「要是一直像以前那样就好了」
我的内心是有清晰所指的,但说出来有顾忌,就像在不知所谓的胡言乱语。
老妈听了也不知道怎么回复,就沉默着。
眼看小路要走完了,她来了一句「我去前面买点水果」
然后稍微加快了步伐,我搂的不紧,她就这样摆脱了我,我也不急跟着她,
而是在回味刚才那段对话,千头万绪,不知从何想起。
睡醒一觉后我也快忘了这事,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常态,母子僵局有没有被打
破我也不知道,总而言之看上去又是一个自作多情的事,又是一个普通的周末。
周日又要准备回校,老妈差不多把晚饭做好了,催我准备吃饭。
我答应着,然后先去洗手间上个厕所,洗手时眼光瞄到了一个熟悉和久违的
东西,妈妈的奶罩,黑色金花纹,再熟悉不过的款式。
当时我的脑海里各种感受一齐涌现,但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别笑我,要说我当时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想拿着这奶罩狠狠的撸上几发。
吃饭时,我有点不敢和老妈目光接触,轻微看了几眼她的神情,真看不出她
的反常。
再偷偷瞄着她的胸前,两颗若隐若现的乳头又隔着睡衣轻微突出了。
久违了这些景象,老妈的那些抵抗难道就此结束了?我不知道答桉,但我也
无心知道答桉,当时的我早已想入非非了。
哪怕看过再多AV黄文,此刻我也觉得这是个非常淫荡的瞬间,吃着饭的我
,下体居然也慢慢有勃起的感觉。
饭后,出门返校,走在路上,回味这个周末发生的事,还有老妈看似卸下的
防备。
恩,和老妈的故事,或许真的有分晓了。
(未完待续)
上一篇:【豪乳老师刘艳】(第二部)(02)
下一篇:【我的美艳校长妈妈】(01-123)大结局

©2014 - 2015 201942j9.xyz

www.201942j9.xyz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